首頁 | 高層聲音 | 寶坻要聞 | 政法工作 | 綜治工作 | 四大建設 | 圖片掠影 | 學習園地
您當前的位置:天津寶坻長安網 > 學習園地 > 安全貼士 > 正文
“銀發收割機”的花樣騙術
2017-01-09 14:16:13
  【字號:

  95歲的山東老人李偉民每日固定服用29粒保健品,共計10種。每種都告訴他有明確“功效”:納豆“治療”心臟病,蜂膠針對糖尿病,蝦青素則抵抗血栓。

  他的家里有一間“藥房”。整個房間被保健品的盒子塞得無處落腳。

  2003年至今,他購買過196種保健品,花費近百萬元。

  他使用一張“保健品用量表”,提醒自己按時服用那些神奇的膠囊。“要是不列表,都記不清啥時候吃。”

  2014年至今,山東濟南的律師王新亮和他的同事已為7000多位老人提供過免費法律服務,服務對象是以各種方式吃虧上當的老人,也因此接觸了千家萬戶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有老太太把留給孩子買房的90萬元投入非法集資,一度想自殺;有半個村的老人被同一個騙子卷走了全部拆遷款。

  2016年7月,王新亮在自己的律師事務所成立了老年人防詐騙維權服務中心。

  “在騙子面前,老年人比魚肉還容易宰割。”他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感慨。

  “咱們國家怎么了”

  盡管王新亮多次向他普及過保健品常識,但在那些花花綠綠的盒子面前,李偉民呈現出奇妙的心態:一方面,他承認保健品基本都沒效果,自己屬于病急亂投醫,“體驗很差”;另一方面,他又堅信保健不能急在一時,花自己的錢買開心,不礙誰。

  這位老紅軍、曾在國務院部委當過處長的老人,從2016年5月開始,在4個月內遇到了4次電話詐騙。

  第一次,冒充“公安部”的騙子表示,在打擊詐騙行動中為他追回了6萬元,但回款需要先交2000元的稅。

  后來,又有人以某部委名義寄來銀行卡,稱之后每月發2000元撫恤金。他查詢發現卡里真的有錢,就按要求匯去1800元工本費。從此,對方消失了,卡里原先顯示的余額也沒了。

  緊接而來的另一“部委”送了他價值1980元的“長征紀念幣”。幾天后,電話里一個年輕的聲音熱情地說,紀念幣已升值4倍,希望回購,請先匯來1980元押金。

  95歲的李偉民帶著哭腔對王新亮說:“咱們國家怎么了,國家部委都來騙人?”

  他自認是“毛主席培養出來的布爾什維克”,卻在今天這個社會,經常被搞得生悶氣。

  最近兩個月,他又收到了20多張不同出處的“中獎通知單”。相同的是都中了100萬元獎金,都有“公證處”印章和“公證員”簽名,領獎也都要預繳一筆所得稅。

  見到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時,他匆匆忙忙地從柜子里翻出珍藏的通知單,拜托記者回北京打聽一下是真是假,“哪怕有一張是真的,那就了不得啊!”

  王新亮又好氣又好笑,被騙了這么多遭,老爺子還沒悟出來。

  “我現在是落難的鳳凰不如雞,被年輕娃娃整得‘五體投地’了。”李偉民苦笑著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說,自己的尊嚴和對社會的信任已被消磨。

  王新亮強調,老人們眼看畢生積蓄貶值,與社會脫節的他們難免驚慌。想有所收獲,不被高速行進的社會拋棄。

  行騙者宰割老人的主要道具,是“真心”和耐心。

  曾有老人找王新亮維權。他們參與每天簽到,聽“幸福課”免費送禮的活動。

  簽到第7天,“幸福課”的美女主講人宣布要送大家價值80元的營養品,但希望每人交80元錢“買真心”,次日再將錢退還。很快,十幾個老人沖上臺交錢,氣氛隨即活躍。第二天,老人們也真的收到了包著80元的紅包。

  200元,500元,1000元……此后,老人們交的“真心錢”水漲船高。有老人在主講人的手機里看到她磕頭的照片。她很“不好意思”地承認,自己前幾天在濟南的千佛山上磕了999個頭,乞求叔叔阿姨健康長壽。不少老人當場掉了眼淚。

  簽到第57天,將要送出價值3980元的玉石鍋。老人們掀起了一波交錢熱潮,有的老太太帶來老伴證件搶了兩份,還有人因來得晚,央求工作人員再“施舍一份”遭婉拒。

  活動最后,主講人宣布次日是國慶節,團隊要放長假,約定假期后再見。此后,“愛心團隊”消失。玉石鍋不過是網上售價100多元的大理石鍋。

  王新亮對這種案件非常頭疼。因為“騙子越來越懂法了”,即使抓到騙子,對方也會堅稱這是愿打愿挨的買賣。很多老人被騙簽了顛倒黑白的合同。

  有時候,許多老人是被一卷免費衛生紙、一斤免費雞蛋騙進賊窩。很多時候,他們“占便宜”的熱情超乎想象。

  很多被騙老人難以得到同情,親友、輿論給他們扣上“貪婪”的帽子,這讓他們更難辯解。他見到,一些“破財”的老人患上失眠、焦慮癥、抑郁癥,還有老人堅信“遇事找政府”,被騙后走上了上訪路,變成了鬧訪者。

  王新亮還發現,很多受害老人寧可咽下苦水,也不愿打費時費力的官司。防詐騙維權服務中心成立后,不少其他區縣的被騙老人不惜坐20多站公交車趕來求助,而這些老人幾乎都沒在本轄區派出所報案。

  甜蜜毒藥

  李偉民承認,自己是在腦血栓之后“怕出事”,才開始買保健品上癮。

  維權久了,王新亮發現,電信詐騙、集資詐騙的危害“沒那么大”,老人最多被坑一兩次就會長記性。真正的附骨之疽是名目繁多的不正規保健品。

  “對死亡的巨大恐懼,讓老人愿意為健康花錢。”王新亮說,配上天花亂墜的療效以及偽科學原理,老年人很難不心動。

  無良廠商甚至深度挖掘和利用老年人對死亡的恐懼。

  有老人找到王新亮投訴,稱一“香港公司”開發了驗尿即可探查癌癥先兆的儀器,邀請老人免費體檢。結果,很多老人都查出了“癌癥前兆”,不少人被當場嚇哭。不過該公司當即表示,只需花6800元服用一療程“特效藥”,即可擺脫癌癥。

  將信將疑,這位被查出“癌癥前兆”的老人購買了該藥,卻沒有服用。一周之后去復查,工作人員對他說,“恭喜您,服藥后,癌細胞已經被清除。”

  王新亮發現,老人對神醫、秘方的奇特迷信,恰好被非法保健品產業鏈所利用。

  67歲的徐安邦老人為治療高血壓,按照一張宣傳彩頁上的聯系方式,致電“北京同仁堂”。接電話的是聲音蒼老的“胡老師”,聲稱自己已92歲,曾任“毛主席的保健醫師”。

  “胡老師”建議他花3000元,專門配一服降血壓特效藥。

  匯款幾天后,徐安邦收到了4個沒有任何標簽的白色小藥瓶,唯一的標識是用黑色墨水筆在瓶蓋上標注的“1”“2”“3”“4”。

  服藥第二天,老人心悸、頭暈,一測血壓真的降了,高壓降到80,低壓降到50,成了低血壓,打電話質問名醫,卻無人接聽。

  老人對保健品的固執也無形擴大了與子女的裂痕。李偉民的小兒子說,每次對父親的勸阻都會變成一場爭執。吵兇了,老爺子會喊: “你是不是就想我不花錢,死了以后好都是你的?”

  李偉民內心也委屈,他說孩子整天為這些事“斗爭”自己,讓他特沒面子。現在買了保健品只能偷偷藏起來吃。相比之下,那些賣保健品的后生雖然張口閉口就是“爹”“媽”,讓他覺得肉麻,可說的話確實“挺順氣兒”。

  維權艱難

  2016年4月,74歲的濟南老人李金玉向威海一家公司認繳了100萬元眾籌資金,時隔半年,美滋滋地去領連本帶利的120萬元,卻發現關系“特別好”、叫她“媽媽”的那個人消失了。

  她的合同里“巧妙”寫著:甲方公司委托乙方個人經營,委托費用100萬元。匯款記錄則顯示,李金玉將100萬元匯給了一個陌生的女人。盡管她堅稱對方是威海那家公司的員工,可從法律上講,匯款給這家公司的事,已很難坐實。

  “我都一個月沒睡著覺了,”她額頭冒汗,聲音打顫詢問律師“不要利息也行,能收回來嗎”。

  沉默了許久,王新亮委婉地告訴她,官司會幫她打,但勝算不大。

  “免費公開課不要聽,免費小便宜不要占,遇事多與人商量。”王新亮常向老人講這三句口訣。

  他的老年人防詐騙維權服務中心,重點工作是走進社區,向老人普及防詐騙知識。因為維權成功率太低,他希望預防為主,從源頭擠壓騙子的生存空間。

  這一判斷也與北京市老齡辦一項最新的調查結果吻合:75%的老人在被騙維權時都會遭遇立案難、界定難、挽回損失難的問題。

  陜西省公安廳公布的數據顯示,陜西電信詐騙受害者中老年人占比一度超過70%。

  “詐騙老年人,一定會許諾高利潤讓他們喪失理智。”濟南市歷下區政法委副書記、綜治辦主任胡延年稱,集資詐騙往往承諾25%以上的年息。

  按照胡延年的說法,濟南市歷下區一度有1700多家金融擔保理財機構,其中“幾十上百家”涉嫌金融犯罪,詐騙老人錢財得手。

  他坦言,有公司申請執照時合法合規,拿到資質后開展違法犯罪活動,執照反成騙人招牌。

  “打擦邊球、鉆空子。”王新亮說,很多保健品虛假宣傳,只用嘴說,不印材料,不輕易留下證據。

  歷下區龍洞派出所副所長于秉強稱,嚴格來講,保健品虛假宣傳等問題歸屬工商部門管理,只有引發中毒或治安事件,派出所才能介入。至于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問題,則一般要達到一定金額和一定人數才能立案。

  于秉強2014年接手過一起涉及百余人、一千多萬元的集資詐騙案,到現在還沒結案。目前,已有受騙老人去世。

  2016年12月13日上午,龍洞派出所牽頭,聯合工商所、食藥所,對轄區內一家涉嫌違法售賣“電場治療儀”的生活館進行了突擊檢查。

  該門店的兩項關鍵證照都被查出問題:營業執照上的經營地址和經營者名字冒用了隔壁超市;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則是其他地區某公司證件的一張復印件。

  那次檢查后,食藥所的工作人員將店內的電場治療儀就地封存;工商所的帶隊人則說“快到12點了,食堂要沒飯了,趕緊回去吃飯”。

  食藥所的負責人質疑,工商所應該對不合法的營業執照也給予處罰。

  工商所的領導卻笑著打了個太極:“營業執照合不合法,您說了算就行。”

  最終,這家店只需去食藥所補充備案,就可以正大光明地銷售那臺售價19800元,號稱能“根據電位能量場與生物體之間的關系,調節人體酸堿平衡、改善自律神經、治療疾病”的神奇機器。

  “媽的,皇上不急太監急。”檢查結束,帶了一車民警的副所長江永峰罵了一句。

  老人“不急”

  很多時候,上當者自己也不“急”。

  突擊檢查生活館這天,很多老人當場表達不滿。一位身上裹著理療毯的老太太嘟囔:“免費體驗,好事啊,你們這是干嘛?”

  江永峰說,他經常遇到的情況是:到被騙者家做筆錄,卻發現一鄰居在門口徘徊。一追問,原來這位也被騙子騙了。

  “很多老人被騙后,害怕和糾結的情感遠甚于憤怒。”他總結,老人既擔心兒女埋怨,又怕報案后給家人帶來麻煩,甚至遭到報復。

  胡延年稱,他接觸的集資詐騙受害者大都不愛報警。很多人相信,騙子在外面,還能慢慢賺錢還債,抓進去就真沒希望了。

  很難界定這種心態是愚昧還是善良。王新亮回憶,不止一位老人在詐騙公司跑路后,放棄了對拉單業務員的起訴,認為“他們也不容易”。

  他認識一位褚阿姨,正是出于這種心態,錯失了三次挽回損失的機會。

  第一次,是免費購物騙局被戳穿的當晚,幾名老人報警,將騙子老板抓進了派出所。有人吆喝褚阿姨一起去,她卻說“年輕人做事業很難”,不要落井下石。

  次日,她去集市買了些零食,順路去那家免費購物公司看看,正碰上被關了一晚放出來的老板。還沒等說話,蓬頭垢面的老板一把搶過她買的零食就往嘴里塞,一邊吃一邊喊:“餓死我了,我還有懷孕的老婆,你們是要逼死我嗎?”

  心疼的褚阿姨一句話沒問出口,臨走時還把剩下的零食留下了。

  又過一個月,褚阿姨找律師要維權了。因為,這個騙子拿出手機給她看了剛出生的兒子的照片,表示打算借兒子“百日宴”時收禮金湊錢,然后給大家還錢。她想了想,掏出300塊錢做賀禮。

  那個年輕人再也沒出現過。她氣呼呼地將故事講給晚輩,換來的大多是嘲笑。

  不少旁觀者給被害者打上“活該”的標簽,這讓王新亮很擔心。他反復強調:“不要把年輕人擁有的知識、視野當成理所當然,套用在老人身上。”

  王新亮稱,問題的本質是老年人和社會脫節了,“他們退休時,正是巨變的年代,可他們和外界的聯系斷了。”

  “我們已經下意識地把這代老人當作特定年代的犧牲品,并堅信后一輩不會重蹈覆轍。”

  他不贊成簡單將受騙老人歸結為“那代人沒文化”。在他幫助過的老人中,有干部,有教師,也有科研工作者。

  在2016年,曝光的一起著名電信詐騙案是,一位受騙者被騙走了1760萬元。詐騙團伙冒充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引導被騙者將錢打入“安全賬號”。令人驚訝的是,受騙者是清華大學一名教師。

  接觸老人久了,王新亮更愿意相信,在一個飛速發展卻又未富先老的社會里,每一代老人都可能變成落伍者。當任何一個與社會脫節者都可能成為圖謀對象時,靜靜等待時間完成對一代老人的淘汰無疑是最殘忍的,這意味著騙局稍一更新換代,就能讓下一代人也陷入同樣境地。

  “這不僅是時代的問題,更是每一代人的問題。”王新亮說。

  在保健品問題上,95歲的李偉民已經找到了下一代的“知音”。他的女兒前一段時間心臟病發作,此后也開始癡迷保健品,短短兩月已花費數萬元。



稿源: 天津市公安局   編輯: 冀春雨
版權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員會 天津市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
津ICP備13002710號   技術支持:新浪網
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成长视频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