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高層聲音 | 寶坻要聞 | 政法工作 | 綜治工作 | 四大建設 | 圖片掠影 | 學習園地
您當前的位置:天津寶坻長安網 > 學習園地 > 安全貼士 > 正文
當代調解的新理念與新思維
2017-06-16 13:55:07
  【字號:

  在全面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時代背景下,應當順應世界調解的發展潮流,樹立和實踐新理念與新思維,實現中國調解的現代轉型和創新發展。

  “訴訟爆炸”是當今世界范圍內的普遍社會現象,尋求訴訟外的替代性糾紛解決方式已成為西方國家“接近正義”運動的第三波浪潮。我國正處于社會轉型關鍵期,社會矛盾化解壓力前所未有,建立訴訟與非訴訟相銜接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已成為司法供給側改革的重點,被譽為“東方經驗”的調解是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最為重要的一環。然而,調解在我國所遭遇的誤解也是最多的,不少學者從“訴訟中心主義”思維出發,為調解貼上了“和稀泥”、“二流司法”、“法治對立物”等諸多負面標簽,反對調解尤其是訴訟調解的聲音仍然存在。這種認識理念的存在,在某種程度上阻滯了當代調解的形成與發展。在全面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時代背景下,應當順應世界調解的發展潮流,樹立和實踐新理念與新思維,實現中國調解的現代轉型和創新發展。

  一、從利益對抗體到利益共同體

  糾紛源自于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失衡,訴訟意味著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對抗,判決則意味著法官的利益平衡。近些年來,我國民事訴訟體制逐漸向當事人主義模式轉變,其核心理念就是要充分利用雙方當事人的對抗和競技來發現案件真實。以民事訴訟制度的脊梁——證據制度為例,其舉證、質證、認證等程序的進行都是建立在法官中立、當事人對立的基礎之上。通過形成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對抗體,并利用這一對抗體去充分挖掘過去的案件事實。而訴訟中的利益對抗往往會使當事人陷入“零和游戲”的困境,增加了訴訟成本,造成了訴訟遲延,不利于交易關系的維持和市場貿易的增長。與此不同,當代調解的理念是努力挖掘糾紛當事人之間的共同利益,積極打造矛盾糾紛當事人的利益共同體,而非對抗體。實踐中,調解員在調解過程中的核心目標是如何在糾紛當事人對立的背后去挖掘他們的共同利益,進而打造雙方共贏的空間,并以此實現雙方合意解決糾紛之目的。而且,當代調解與民商事法律鼓勵交易的精神內涵十分契合,是對未來可期待利益的再生產過程,能夠有效促進市場交易的效率。因此,如果說訴訟的理念是形成糾紛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對抗體”,那么調解的理念則是形成糾紛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共同體”。

  二、從靜態利益觀到動態利益觀

  民事訴訟以訴訟標的為基礎展開,其所秉持的是一種單一靜態利益觀,而當代調解倡導的則是多元動態的利益觀。根據民事訴訟的“處分原則”和“辯論原則”,訴訟關注和解決的是當事人訴爭之內的利益,而這種利益是既定且單一的。如此單一靜態的利益觀,顯然無法適應社會轉型時期糾紛當事人利益訴求日趨多元化的需要。當代調解則以維護多元動態利益為理念,不僅著眼于物質利益,還著眼于非物質利益;既關注訴爭內利益,又關注訴爭外利益;既重視眼前利益,更重視未來利益。在如此多元利益訴求的交織下,訴訟因受訴訟法理和程序制度的限制,較難滿足當事人在現實糾紛中的多元利益訴求。相比而言,當代調解的原則和方式較為靈活和開放,其在解決訴爭內利益的同時,可以兼顧訴爭外利益、間接利益、長遠利益的維護。

  三、從切片式思維到綜合性思維

  當代調解與訴訟在解決糾紛中重要差別在于兩者的思維進路不同。訴訟因受訴訟標的理論的影響,在解決糾紛時運用的是切片式思維,將糾紛切成若干個事實碎片,運用三段論規則對過往糾紛予以“非黑即白”的裁斷。具體而言,是將當事人所爭議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從糾紛所涉及的整體社會性事實及其所關涉到的其他社會連帶關系中抽離出來,在既定的規范視野之下尋求糾紛解決的結果。根據傳統訴訟標的理論,訴訟標的指涉的是糾紛當事人爭議的法律關系,一個爭議的法律關系就構成一個訴,多個爭議的法律關系則構成多個訴,一個獨立的訴就可以構成一個獨立的案件。民事訴訟以“切片式”思維為指引,法官只能就每一個獨立的爭議法律關系作出裁決,否則即構成訴訟突襲。而當代調解在“合意主義”的指引下,采用的是一種綜合性思維,其將若干個相關聯爭議的法律關系合并一起來加以思考。綜合性思維在化解矛盾糾紛的過程中主要表現為:將糾紛解決置于經濟、法律、道德、習慣、心理、社會等多維視野之中,綜合考察糾紛性質、糾紛起因、矛盾程度等因素,注重思維視角的多維性、方案選擇的多樣性、手段運用的靈活性、利益調整的全面性等,以實現真正的案結事了。

  四、從向后看思維到向前看思維

  當代調解異于訴訟的另一特征在于,其秉持的是著眼于未來的向前看思維,而訴訟則是著眼于過去的向后看思維。還是以民事訴訟證據制度為例,法官通過證據去發現過去的案件事實,訴訟實際上就是歷史事實回溯的過程,面向的是過去已發生的客觀案件事實。不管是職權主義模式,還是當事人主義模式,其目的就是通過證據去發現法律真實,然后根據過去的案件事實作出法律權利義務的判斷,具有明顯的向后看思維。當代調解則不然。無論是傳統的人民調解,還是行政調解、行業調解、商事調解等,都潛藏著著眼于未來的向前看思維。以熟人社會中的民間糾紛為例,俗語云:“遠親不如近鄰”,而“近鄰”二字中蘊含著諸多未來利益。和睦的鄰里關系更有利于各方的身心健康,有利于社會關系的和諧。因此在鄰里糾紛的化解中,往往不能只拘泥于既定利益爭端的化解,還應關注鄰里之間未來關系的維護。商事調解更是如此,因其與商業活動密切相關,故而必須遵守商事規律。商事規律的本質在于追求利益,舉凡商業交易皆旨在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而利益最大化又有賴于未來長遠利益與可期待利益的最終實現。商事調解的向前看思維要求,糾紛化解不應止步于眼前糾紛的化解和當前利益的恢復,而應著眼于未來,采取“做大蛋糕”而非“切分蛋糕”的方式尋找糾紛雙方新的利益增長點,促成新的合作方案,使糾紛消弭于互利共贏的長期合作之中。

  總而言之,民事訴訟是以形成糾紛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對抗體”和以化解“單一靜態利益”為理念指引,進行訴訟模式、訴訟結構和訴訟程序的構造。而當代調解則是以打造糾紛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共同體”和化解“多元動態利益”為指向,以實現糾紛解決效果的最優化。訴訟與調解之間,無優劣之分,二者皆有其各自的作用空間和功能優勢,都是構建現代法治的重要方式。全面深化司法改革,在不斷完善訴訟制度的同時,不應忽視當代調解的型塑與發展。而只有破除舊理念的束縛,調解的未來發展才有更為堅實的思想理論基礎,調解的制度設計才能更加科學可行。



稿源: 人民法院報   編輯: 許萌
版權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員會 天津市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
津ICP備13002710號   技術支持:新浪網
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成长视频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