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高層聲音 | 寶坻要聞 | 政法工作 | 綜治工作 | 四大建設 | 圖片掠影 | 學習園地
您當前的位置:天津寶坻長安網 > 學習園地 > 安全貼士 > 正文
一場充滿騙局的“喪心匯”
2017-08-01 11:04:31
  【字號:

  “布施”金額數百億元,發展“會員”500多萬名,分布全國31個省市區……2016年5月以來,犯罪嫌疑人張天明等人通過“深圳市善心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涉嫌以“扶貧濟困、均富共生”的名目,打著致力于探索構建“新經濟生態模式”、推動國家精準扶貧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戰略落地的旗號,以高收益為誘惑,通過微博、微信等互聯網渠道進行宣傳,大肆發展“會員”開展傳銷活動,騙取巨額財物。

  近日,按照公安部統一部署,全國各地公安機關對張天明及其“善心匯”犯罪團伙依法查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一起涉嫌特大傳銷犯罪案件浮出水面。

  打著“均富共生”旗號的龐氏騙局傳銷

  “以張天明為首要成員的善心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設置有入門費、靜態提成收益和動態提成收益等規則。”據專案組民警介紹,每名新加入“會員”可在“善心匯”網上系統注冊一個賬號,需以300元價格購買“善種子”激活賬戶,其后才可在系統平臺的靜態、動態提成模式中獲利。

  在靜態模式中,激活賬戶需向平臺內的其他“會員”進行“布施”(打款),根據“布施”金額的多少,分為特困、貧困、小康、富人、德善、大德六個檔次投資“社區”,金額從1000元到1000萬元不等。平臺會自動將會員的“布施”匹配給其他會員,“布施”的人可接受其他人的“感恩回報”,15天至60天之內,就能獲得本金5%—50%不等的收益,投資的檔次越低,收益率越高,參與人群越多。

  同時在動態模式中,會員通過發展下線,可以拿到第一層下線“布施”金額的6%、第三層4%、第五層2%的提成,所獲提成的50%可以提現,另外50%在平臺內存為虛擬貨幣“善心幣”,可在善心匯公司設立的“慧商品商城”消費。

  除了通過上述兩種模式之外,“會員”還可以通過向公司批量購買“善種子”、發展一定規模的“下線”等方式晉升“功德主”“服務中心高級會員”,以四五折—八折價格在平臺購買“善種子”“善心幣”,再售賣給下線“會員”,從中賺取差價。“這些費用絕大部分直接打款至張天明個人賬戶,傳銷平臺的所有資金流轉均由他實際控制,經初步核查,張天明個人及其絕對持股的善心匯公司已從中非法獲利10余億元。”專案組民警介紹。

  短短一年,“善心匯”何以發展了500萬名“會員”、“布施”金額高達數百億元,建立起令人咋舌的“商業帝國”?多名“會員”告訴記者,他們之所以被蠱惑,在于“善心匯”打出的“均富共生”旗號和許諾的高額回報,帶來的極大誘惑。

  真的有“窮人多賺錢、富人少賺錢、一起賺大錢”的經濟模式嗎?僅僅十幾天的回報率竟能最高達50%?究其本質,“善心匯”的返利運作模式,就是“拆東墻補西墻”的龐氏騙局,其收益完全源于新加入“會員”所交納的資金,一旦沒有新鮮“血液”進來、資金鏈條斷裂,必然最終導致“盤子”崩潰。

  根據我國相關法律規定,只要具備收取入門費、發展下線、層級返利這3個特征,就可以認定涉嫌傳銷。“縱觀‘善心匯’的運作模式,無論是300元‘善種子’的入門費,還是靠‘拉人頭’以發展‘下線’,并組成層級,按人數返利等,均符合我國法律規定的傳銷的所有特征。”專案組民警說。

  披著“慈善”外衣的“經濟邪教”

  “‘善心匯’,一聽就讓人覺得富有愛心和公益精神,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個黑心組織!”市民李女士憤憤地表示。

  除了提供“均富共生”的經濟利益誘惑,為了蠱惑更多人參與其中,以張天明為首的“善心匯”犯罪團伙,還以“扶貧濟困”的名目,為其涉嫌犯罪活動披上了“慈善”的光鮮外衣。

  “張天明特別擅長包裝,他充分把握了人性中‘一心向善’的這一優點,并加以利用,將自己打造成一個‘慈善家’的形象。”據犯罪嫌疑人、張天明助理劉某交待,張天明樹起響應國家“精準扶貧”政策,投身“普惠金融”等旗號,經常策劃一些社會公益類活動,例如開展一些慈善捐款、主動邀請媒體采訪等。一方面是為擴大“善心匯”品牌在社會的曝光度和“聲譽”,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自己的“慈善家”形象更深入人心,最終目的都是為了吸引更多的人和資金持續進入,讓“盤子”的資金鏈不至斷裂,以獲取更多非法利益。

  這位“慈善家”真的在做慈善嗎?

  “經初步查明,相較于張天明非法獲利的10余億元,其累計捐獻、援助的金額就是九牛一毛,而且他是拿著靠傳銷從‘會員’那圈來的錢去做‘慈善包裝’。”專案組民警透露。

  與美其名曰“慈善”、“包裝”自己的投入相比,張天明對自己的投資消費可謂一擲千金,據張天明交待,他曾一次性花費2.2億元購置了一整棟樓。

  “我們國家既有嗷嗷待哺的貧困人口,也有不知道錢怎么花的富裕階層,這兩個群體非常需要一個有公信力的平臺進行勾兌……你說我們現在從事的事業不偉大嗎?”從2016年年初直至被抓獲,張天明于每周一至周五(節假日除外)晚8點30分,都會通過微信群面向所有“會員”進行“宣教”,在此過程中他會借用“人類命運共同體”“民族大業”等名目,向“會員”一遍遍宣揚自己正帶領大家從事著“慈善互助”“扶貧濟困”等“偉大事業”,分享其“修身養性”“求真向善”等心得體悟,將經濟誘惑、慈善目的和精神蠱惑相結合,儼然一幅“經濟邪教”的圖景。

  “不少‘會員’在微信群里都稱呼張天明為‘張天師’,他巧立名目,為自己罩上‘慈善家’‘得道大師’等光環,通過反復的洗腦宣傳,穩固既有群體,開拓新進‘會員’,歸根到底還是為了獲取更多非法利益。”專案組民警說。

  破壞社會安定、經濟秩序的非法組織

  除了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以“慈善”為名目進行非法斂財之外,以張天明為首的“善心匯”還大肆組織“會員”在全國多地進行非法聚集,嚴重擾亂社會秩序。

  因幾名骨干技術人員被湖南省永州市公安機關抓捕,擔心“善心匯”系統平臺崩潰,運作模式難以為繼,資金鏈面臨斷裂風險,2017年6月,張天明通過微信群煽動了上千名會員赴湖南省政府進行非法聚集,提出“釋放技術人員、要求解凍賬戶、撤銷對張天明的網上追逃”等要求。據專案組民警介紹,為了更好實現其非法要求,張天明特地授意現場組織者,將老年人和殘疾人等社會特殊群體放在隊伍最前排,讓他們在瓢潑大雨中忍受饑寒,營造出一幕看似“凄慘”的場景。

  而在張天明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之后的7月24日,其同伙還組織了大量會員在北京市進行非法聚集,要求釋放張天明及其他落網團伙成員,并提出讓“善心匯”平臺繼續運作。

  “我們的系統遲早會崩盤。”據犯罪嫌疑人、平臺研發者黃某某估算,隨著發展的“會員”越來越多,所需的資金缺口越來越大,“善心匯”的運營模式預計只能支撐1000萬“會員”的規模,即使延長返利周期、增加“布施”金額也終將難以為繼。“‘善心匯’同其他傳銷模式沒有本質不同,都是‘上線’獲利多、又安全,‘下線’獲利少、風險大,一旦系統崩盤,則意味著最廣大‘下線會員’的投入打水漂。”專案組民警分析,這不僅會對經濟秩序造成巨大的破壞,也是對人民群眾的財產安全帶來的巨大威脅。

  “‘善心匯’就是一種傳銷,給廣大群眾、廣大‘會員’帶來嚴重后果,也給政府和社會帶來巨大影響,已經變成‘惡心匯’了,應該取締。我衷心奉勸廣大群眾,不勞而獲是走不通的,是不能長久的,大家不要再影響公共秩序,不要越走越遠。能夠真正意識到這種模式的危害。”面對“善心匯”造成的巨大危害后果,犯罪嫌疑人張天明對自己的惡行開始悔恨。



稿源: 人民日報   編輯: 許萌
版權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員會 天津市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
津ICP備13002710號   技術支持:新浪網
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成长视频在线观看免费